张春成

V2

2022/06/24阅读:21主题:默认主题

纹理增强

纹理增强

由于上述图像过于“模糊糊”,因此尝试使用“空间滤波”的方式进行纹理增强。

人生如树花同发,随风而堕。自有拂帘幌坠于茵席之上,自有关篱墙落于粪溷之中。坠茵席者,殿下是也。落粪溷者,下官是也。贵贱虽复殊途,因果竟在何处?


计算方案

一句话来说,就是操作积分变量

具体来说,就是不再认为大脑内的全部体素都是有意义的。那么哪些体素是“没有意义”的呢?我举个例子来说明

“无意义体素的”示意图
“无意义体素的”示意图

“无意义体素的”示意图

考虑示意图中的黄色区域,它代表一大块同质的组织,其内部的像素值是一致的。如果将类似的像素全部纳入积分,势必会造成整个图像的模糊。就像透过毛玻璃观看窗外一样。

而我们在观看一张 MRI 影像的时候,其实不会特别关注这样的均匀组织,而是会对组织的“边缘”,或带有“纹理”的部分更加感兴趣,如下图红色框表示的脑区。

红框表示纹理密集的脑区
红框表示纹理密集的脑区

红框表示纹理密集的脑区

要达到这样的目的并不难,最简单的解决方法是使用 3 个方向的空间卷积

其中, 分别代表卷积后的图像和原始图像的灰度值。计算完成后,再按一定比例滤除 值较大的像素值,就可以达到保留(增强)纹理的效果。

增强效果

下图是经过纹理增强的渲染效果,可以看到,它显得更锋利和更加突出各个连续区域的边缘。

et3.png
et3.png
et1.png
et1.png
et2.png
et2.png

一点吐槽

人真的是视觉动物。上文给出了两种渲染方式,一种是原始的体渲染;另一种是只保留边缘的体渲染效果。它们虽然都是真实的数据,却给人以完全不同的观感。前者看上去像一团棉花,后者却像一块玻璃。

数据的力量

拿最近比较火的高考话题为例,有人说高考不公平,因为北京、天津、上海这类城市的录取率远高于其他省市。

当然,这个比例通常是指“录取报名比”。

录取报名比:当年录取人数与高考报名人数之比,它代表如果你参加高考,那么你被录取的概率;

如果你是一个北京考生,那么你被录取的概率是河南考生的 6 倍。这是极大的不公平。

录取报名比
录取报名比

录取报名比

但为了更加清楚地考察什么叫TMD公平,还可以举出另一个数据,这就是“录取人口比”。

录取人口比:当年录取人数与全省人口数之比,它代表如果你是该省的人,那么当年你被录取的概率。

从这个数据来看,除了西藏、新疆和宁夏,全国没有哪个地方受到“优待”。

录取人口比
录取人口比

录取人口比

也就是说,从录取报名比来看,北京、天津和上海受到了不小的优待;但从录取人口比来看,各个省都差不多,或者说很公平。这里又多了两个高考之外的概念,一个是全省人口,另一个是高考报名人数。它们之间的关系十分微妙。由于各省人口数量差异较大,我们还是只算比例。下图是”报名人口比“,这个指标是什么意思呢?

报名人口比:当年报名人数与全省人数之比,它代表如果你是该省的人,那么你当年参加高考的概率。

再来看看吧,北京、天津和上海,它们排名倒数前三。如果你是一个河南人,那么你在 2021 年参加高考的概率是北京人的 6 倍。

如果这个概念不好理解,我就正反再说两遍

  • 如果北京一家有 1 个孩子参加高考,河南一家就有 6 个;
  • 如果河南一家有 1 个孩子参加高考,北京要凑 6 家才能找到一个孩子参加高考。
报名人口比
报名人口比

报名人口比

现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你正在走过奈何桥,北京、河南,两个随便选,你想跳到哪个坑里?

数字游戏

如果想解决高考的”不公平“,要怎么办呢?全国考生都考一张试卷?或者更极端一点,北京、天津和上海一个名额都不分,全转到河南。

Untitled
Untitled

这样,河南的”录取报名比“会比 0.008430 翻一倍,涨到 0.016。然后呢?很高吗?现在上海的值是 0.050,还是比河南高 3 倍多。这样来看,北京、天津和上海肯定是不够分了,那么就按报名数分配吧。让 985 院校的录取比例定在报名考生的 0.05。这样,单河南一省的考生就需要 6万2500 个名额。

Untitled
Untitled

而 2021 年全国所有 985 院校的录取名额都加起来才 18 万,河南需要分掉三分之一。

Untitled
Untitled

更加荒谬的是,中国的省份按报名人数从多到少,最多排到前 7 个省来分这些名额,差不多能排到广西。其他省份都可以洗洗睡了。

不过也有好消息,去年河南出生大概是 79.3 万新生儿,比参加高考的 125 万考生少了近 45 万人。想必 18 年后再平衡高考的录取公平会好做很多。但我不能太确定这算不算是个好消息。

同情的力量

写到这里也许你就能看到,所谓高考公平不是也不能只是名额分配的问题。它背后的源动力是中国的史无前例的人口结构、社会经济条件、户籍政策、计划生育政策以及各种各样的因素。

而这些数字游戏也只碰到了问题的最表面的部分。一个数字 125 万很好写,但它代表 125 万个人的喜怒哀乐,当然还有他们的家庭。而放到全中国,这个数字大概是 14 亿。我们有 14 亿份的同情分给每个人吗?

就像之前的渲染方式一样,对于同一张图中的像素来说,它只要出现在不同的地方,在渲染时就会被绝对”公平“的空间滤波器计算得到非常不同的结果,正所谓

人生如树花同发,随风而堕。自有拂帘幌坠于茵席之上,自有关篱墙落于粪溷之中。坠茵席者,殿下是也。落粪溷者,下官是也。贵贱虽复殊途,因果竟在何处?

人与人的环境不同,他们的行为自然也不同。更可怕的是,外界因此对他们的评价就更不同。人因为环境而生行为,行为导致后果,后果导致奖惩,奖惩会反过来再影响个人之后的种种决策。你可以想象一个极其合群或不合群的人的标签被标定的长期的、艰苦的过程,以及他或她或它作为一个个体如何与这样的环境相互融合、相互影响的过程。

我们当然希望这个环境是宽容、理解和同情的,而非对抗、猜忌和相互倾轧的。

刘慈心在他的《三体》中反复说明,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这一点正是同情的力量。但真正的同情很难,甚至它的前一步,设身处地地推己及人也都极难。这一点相信在2021年以来经历了无数颠覆现代文明观点的种种事件的你我来说,各自都会有极深的感触,也不用我多言。

本文是在偶然看到了莫言获奖时的颁奖词之后有感而发

Mo Yan is a poet who tears down stereotypical propaganda posters, elevating the individual from an anonymous human mass. Using ridicule and sarcasm Mo Yan attacks history and its falsifications as well as deprivation and political hypocrisy. Playfully and with ill-disguised delight, he reveals the murkiest aspects of human existence, almost inadvertently finding images of strong symbolic weight.

莫言是一个撕下程序化宣传海报,将凡夫俗子一个个推上台面的诗人。他以冷嘲热讽的笔致抨击历史及其作伪,以及剥夺的行为和政治伪装。他戏谑地揭示了人生境遇中最阴暗的方面,漫不经心地摸索出极富象征力的形象。

North-eastern Gaomi county embodies China’s folk tales and history. Few real journeys can surpass these to a realm where the clamour of donkeys and pigs drowns out the voices of the people’s commissars and where both love and evil assume supernatural proportions.

高密县东北乡体现了中国的民间故事和历史,不通过此类故事,你几乎很难脚踏实地地进入一个驴吼猪叫淹没了党政领声音的国度,在那里,爱和恶的呈现已达到超自然的程度。

Mo Yan’s imagination soars across the entire human existence. He is a wonderful portrayer of nature; he knows virtually all there is to know about hunger, and the brutality of China’s 20th century has probably never been described so nakedly, with heroes, lovers, torturers, bandits – and especially, strong, indomitable mothers. He shows us a world without truth, common sense or compassion, a world where people are reckless, helpless and absurd.

莫言的想象飞掠整个的人生境遇。他是描绘自然的能手;有关饥饿的方方面面,他几乎全都熟知。中国在20世纪中的暴虐无道,也许还从未如此直白地被他描写在他那些英雄、恋人、施虐者、强盗,特别是坚强无畏的母亲的故事之中。他向我们呈现了一个没有真理,缺乏常识或同情心的世界,其中的人群都显得鲁莽、无助而荒诞。

Proof of this misery is the cannibalism that recurs in China’s history. In Mo Yan, it stands for unrestrained consumption, excess, rubbish, carnal pleasures and the indescribable desires that only he can attempt to elucidate beyond all tabooed limitations.

中国历代反复出现的人相食现象就是这一悲惨世界的证据。在莫言的笔下,它还呈现为毫无节制的消费,大肆铺张,胡说八道,食色之乐,以及种种难以言说的欲望,唯独莫言能够冲破所有的禁忌限制,试图将那一切阐述出来。

分类:

后端

标签:

后端

作者介绍

张春成
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