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ic

V1

2022/04/19阅读:31主题:自定义主题1

我的故事

我去过很多地方,也见过很多人。我有一些有意思的故事可以讲给你们听。

这个系列就叫《我的故事》。

不一定那么有深度,有灵性,让你有启发。但是一定是鲜活的,真实的,奇妙的。

我先讲第一个,我很喜欢,算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相信冥冥之中的力量的故事

这篇文章,是我十多年前这个故事刚刚发生没有多久之后写下的。我本来准备修改一下,但是觉得当时的情绪和真挚的能量扑面而来,就原封不动地,分享给大家。


我来讲一个说出来没有人相信的故事,可是它确实发生了。我周围的人听完这个故事,没有人相信我,我拿出白纸黑字的事实证明,他们才半信半疑地点头。

因为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它发生在将近一个月以前。

我在纽约出差,闲暇的一天晚上与当地一个好友去参加一个灵性聚会。我们俩拖拖拉拉晚了一个小时才出门,之后又是地铁线出故障,下大雨等等等等……导致我们差点决定不要去了

终于千辛万苦到了现场,聚会基本结束,酒没喝到,灵性讲座没听到,就灰溜溜地往回赶。

赶到半路,好友说自己大衣忘在了那个场地,我差点气死,又得遣回。走在纽约冬日街头,半夜冷兮兮的,我想没有比今晚更浪费时间浪费感情的事情了……

在拿完大衣走向地铁的路上,一男一女年轻的背包客来到我们面前,友好地问路。正好有一段重叠的路,所以告诉他们跟着我们坐地铁就行了。地铁一路很长时间,我们四个年轻人攀谈起来。

男背包客说:”你英文这么好,不是美国人,怎么会呢?”

一般我会假谦虚+客气的回复:没有啦,谢谢你的夸奖,然后装逼地结束话题。

那天鬼使神差突然跟这个陌生人敞开心扉,大段的开始诉说童年的故事

“因为小时候有个外国女士改变了我的生命,所以我有一段时间很有学习的动力,因为我想用她听得懂的语言告诉她我感激她,我想清晰的表达她对我来说多么重要!

在这里插入这段我的往事。

这件事情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说起,是一段我充满感激但是又让我心疼悲伤的记忆。

感激是因为故事的主人公改变了我的人生;悲伤是因为我从小时候跟她相处过一段时间之后,再也找不到她,她就这么了无音讯的回国消失。

那年我差不多12岁,这个外国的女士在我的小县城待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在学校当外教之类的。

我只知道她是我人生中见到的第一个西方人,她总是邀请小孩子去她家,她带我们跳舞唱歌,给我们看各种皮克斯的电影。

我当时初中,英文也就停留在how are you的水平,但是我觉得她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听得懂,我的心都听到了

她给我了希望、自信和许多肉麻的所谓的普世价值观。我当时糊里糊涂甚至不知道她是哪里的人,只知道是北美(对我来说加拿大和美国好像区别也不是很大),她从事什么职业我都不知道。

我只记得我每次在她家都那么开心,轻松和愉悦,她的孩子(对,当时她还带着自己跟我差不多大的两个儿子)和我,还有另外一些中国同学度过了那么多美好的时光,我们的人格也受到了教育

她让我懂得什么叫无条件的爱,什么是希望,什么是价值。

但是在我搞清楚状况之前她就离开了我们的县城,我只知道她的名字,连姓什么都不知道,其他的更是一无所知。

成长过程中,我有许多黑暗和绝望的时刻,可是那段记忆总是在我最难过的时候给我力量,心里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爱和希望,我的自我价值感,可以说很大程度上都是这位女士赋予的。

在17岁左右的时候,我开始阅读心理学的书籍和灵性书籍,开始真正的认识到这位女士对我的意义,也由衷地想感谢她,于是找了她很多年

可是亲爱的读者,我只知道她的名字,在加拿大(或美国)的哪个省,做什么的,我一无所知,可想而知我没有找到她。

有时我会梦见自己与她相逢,在梦里我哭得昏天黑地,我们拥抱,我告诉她我爱她,我谢谢她所做的一切,我告诉她她是我人生第一个导师。 醒来后更加难过和绝望,所以我放弃了找她,再也没人跟人提起过。

回到地铁这边的故事,我随口这么动情的、敞开的(也或许是过于认真的)跟背包男回答了我英文为什么好的问题,说完之后立刻觉得难为情,我想:人家又没有想要搞这么沉重。所以接着我开始岔开话题,讲一些别的事情。

这时候背包男打断我说:这个改变你人生的女人叫什么名字呢?

我当时心里想,你问问题可不可以抓重点,我说了你也不知道,而且我也没打算深入聊这个,毕竟我还是很伤感的。

不过出于礼貌,我说,她叫Lucie。然后又开始继续打岔,另起话题。

这时候!!!!!!!!

背包男说:我可能知道你说的是谁!!!! !!!!!!!!!!!!!!!!!!!!!!!!!!!!!!

我当时除了惊呆,还有点愤怒,我心想: 这人瞎扯什么啊!! 他怎么可能知道?我都不知道我说的是谁!!!!!我对她一无所知!!!! 我有的只是一个遥远的回忆,这人说话太不负责任了,玩弄我的感情啊!!那是我心里最深的美好回忆,也是最深的遗憾,你这个陌生人,听了一个跟“张小红”一样普遍的名字,屁都不知道,居然说什么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这些情感在我体内咆哮爆发,可是嘴巴里只是弱弱的挤出了一句话,同时伴随着我不知道哪里来的波涛汹涌的眼泪:“我都不知道她是谁, 你怎么知道,我找她好久了……”,然后我毫无征兆的开始在地铁这种公共场合抽泣。

所有人都在看着我,我停不下来,我哭地死去活来的。

背包男说:I think I know her by the way you said her name. (这句话的直译是:从你说她名字的那种感觉,我觉得我认识你说的这个人。)

我心里已经没办法处理这句话是多么荒谬的东西的,我继续大哭,然后说,如果你和我说的是一个人,那么我今天就相信上帝是存在的

背包男问:她是不是有5个孩子?

我说:我不知道啊,我只认识两个。

他说:她是加拿大人,是不是?

我说:我不知道啊。可能是吧,也可能是美国的。但是我知道她的擦脸的是一个绿瓶子(我当时头脑多么弱智和混乱啊,儿时的记忆的片段只有她的头发闻起来像薄荷,她书柜上有绿色的瓶子的润肤露,我跟一个陌生人说她护肤品瓶子的颜色,他也是囧死)。

他说:这样,你把你联系方式给我,然后现在在我笔记本里给Lucie写一封信,我向你保证今晚就发给你她的联系方式,这个星期我回去,把你手写的信给她。我觉得我们说的是一个人!!(那个年代还没有什么智能手机,可以随时拿出来发电子邮件什么的,而且这两个背包客看起来就是非常的朴素,什么都拿个小本本记着。)

弱智如我,满脸眼泪鼻涕的开始写信、留联系方式。居然没有想起来应该自己也记下背包男的联系方式

恍惚的说了下了地铁,说了再见,回到家里,就开始等待在电脑旁边,等待背包男给我发Lucie的信息。

一个小时,2个小时……5个小时过去了,没有邮件。

我当时简直要活活气死,我说你不能这样玩弄我感情的。你首先告诉我你认识我苦苦寻找的儿时恩人,然后告诉我你今晚就让我们重新取得联系,然后却不兑现!!你简直是天理不容!!!!!

第二天,没有邮件。

第三天,邮箱空空。

一周过去了,什么也没有。

我死了心,也愤怒不已。

更痛恨自己没有记下背包男的联系方式,不然至少可以发邮件骂他个狗血喷头

第二周,我打开邮箱,毫无征兆地打开第一封我不认识地址的邮件!

结!!!!!!!!!!!!!!

果!!!!!!!!!!!!!!

是Lucie本人发来的!!!!!!Lucie啊!!!!!她本人啊!!!

时隔13年啊!!!!!!!

那是很长的一封邮件,回忆我儿时的点点滴滴,她还记得我,记得的比我自己都清楚:她记得我小时候总是穿一种颜色的衣服,记得我吵吵闹闹疯疯癫癫,记得我和她初次见面我说的话……记得那么多那么多。

我看着这封邮件,泪如雨下,瞬间我年轻了10岁也老了10岁,过去现在未来也同一时刻进行着。

我的心,百感交集。

信中还说她试了发好几封邮件,但是我把yahoo.com.cn写得像yahoo.com.ch,而背包男和她都以为是ch,“中国”的头两个英文字母,却发不出去,她试了好几个组合,这才发过来。

原来我错怪背包男了,他当晚就发了邮件,只是我在混沌的哭泣的状态下,字写得像一坨屎一样难认。

你们了解我的感受吗?我与她的重逢是多么的不可能,是多少小概率事件的综合。那天晚上任何一个细节的缺失我可能让我碰不到背包男背包女,再加上背包男戏剧化的“从你说她名字的方式,我感受到我们认识同一个人”。妈的, 简直就是电影啊!!!!!!

这个故事未完待续,明天接着写,现在实在是太晚了。

我今晚急于记下这段经历是因为我刚从纽约回来,因为过去几天,我和 Lucie 相约在纽约见了面

13年后的重逢,精彩纷呈,眼泪鼻涕满天飞。

我需要分享这段神奇的经历,让大家都知道:

宇宙真是一个神秘的地方!!!

分类:

阅读

标签:

故事

作者介绍

Peric
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