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春成

V2

2022/11/17阅读:31主题:默认主题

21 世纪的我们一无所有

21 世纪的我们一无所有

21 世纪的我们可能拥有一切,却始终一无所有。


天作之合

前两天马斯克在推特裁员时,先是禁止员工进入大楼,之后快刀斩乱麻地让人滚蛋。那几天,心里就不太舒服,因为离开工位的程序员一文不值。

今天又听说暴雪要与网易“断交”,历史真的是惊人地相似。上一次(大约 10 年前)暴雪与九城“断交”也是在 WLK 版本期间,就是现在怀旧服的版本。但是这次比上次的事情更大,因为网易战网还同时包含星际争霸、魔兽争霸、暗黑破坏神和守望先锋等全部暴雪游戏。

很有可能,暴雪从中国一去不返,可能是出于找不到下家的经济因素,也可能是出于拿不到版号的知识产权因素。我甚至觉得这是美国民间开始“自发”地与中国切割的起点,但我不知道终点在哪里。

那么,再回想到某谷姓搜索引擎离开中国的时候。于是另一个问题,也是我更加感兴趣的问题就立即出现了,

人活一世,我们的财产究竟是什么,它们受到我们的意志支配吗?

我们的物质财产是在某一个地理的地方,受到当地的行政权力所管辖;我们的知识财产是在某一个虚拟的地方,受到各种出版商和信息服务提供商的管辖。

怀疑的种子

或者我想说得更露骨一点,普通人存储在书本上或电子介质上的记录,会随着纸张和介质的老化而消散。版本会更迭,记忆会衰退,墨水会退色,硬盘也会坏掉。即使它们没有坏掉,现代的信息介质也需要极端复杂的设备和工艺才能正确识别和读取,如果全球工业体系中的任何一环出了问题,再次重现这些东西都将变得极端困难。

这让我开始怀疑现代性,现代化的科学技术和工业化几乎都是脱离于人的自然性的。我更倾向于认为现代社会是以社会分工的方式系统性的规划和使用人类的另一种“东西”,人是其中的一个环节,它既不受人的意志的支配,也不以人为目的。

你可以反对我说是人设计和操作这些东西,比如大型的矿场、电厂和工厂,但反对的同时,请回答我一个问题,那就是

复杂的大型方案、设备和机构,与设计和运行它的人相比,哪个更加无法替代?

在这个问题中,我无法说服我自己,认为人是一定优先于这些物的。一个折中的说法是二者相辅相成。而一个激进的说法是,人是这些物的手段,或者说实现环节的一环。这一环可能比较重要,但并不一定是不可或缺。

种子会发芽

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一名快递员,他既不参与商品的制造环节,又不参与商品的消费环节,他只是运输环节的实施者,甚至运输路线和交通工具也是别的什么东西规定的。这时,你诚实地觉得,是他更需要系统?还是系统更需要他?他更优先于系统吗?

另外的例子是房子的价格,它几乎不取决于房屋质量和房主提供的人文价值,而是别人如何看待这所房屋。这同样是一个社会分工的系统性问题,包括但不限于政府是否承诺为其长期提供良好的环境、教育和治安保障,医疗和商业大环境是否长期向该区域倾斜等。虽然从短期看这些因素似乎是“约定俗成”的和“自然而然”的,但从长期来看,这些因素往往只是社会分工改变的副产品,几乎无法认为是人为设计的结果。

再另外的例子是目前流行的神经网络算法,它的数学基础极其玄学,玄妙到我们几乎无法认为这些模型学到了知识,而只能认为它们能够高效地利用海量的既往经验,但这并不妨碍它以蛮横的步伐充斥着各个科学研究和产业创新领域。在这个例子中,首先,海量的数据是由极端复杂的社会实践生成的;其次,模型的诞生是被产业创新的客观需求决定的;最后,模型的更新是受到经济利益的驱动而不断推进的。

前两点决定了人在神经网络模型上付出的全部努力,大部分与知识无关,只能批量地对复杂经验进行重新包装,并且模型计算极大地依赖于社会分工中的计算资源和存储介质;而经济利益的一大部分,甚至直接来自“替代人类劳动”这一朴素的目的,而这一目的背后的动机却并不是把人从重复劳动中解脱出来,而是用于降低企业的人力成本,或者通过降低机构中人的自由度来提升机构的整体行政效率,甚至用于精准地推送商业广告。

你当然会反驳我说,现在的机器学习算法能够在医疗诊断等方面帮助医生提升效率。那我就要反驳说,如果医生的效率真的需要极大提升才能满足社会需求的话,那么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是增加医生的数量,而不是剥离他们的本职工作。这才是人对待人时应该持有的态度。在这一点上,我并不是食古不化,而是在人们无法理解人工智能模型做出决策的原理的当下,我们无法要求患者完全信任机器学习算法给出的医疗建议。

无花果

Untitled
Untitled

回到财产的话题。我悲伤地认为,现代社会的任何财产或财富,都处于并无法跳出某个复杂系统的某个环节。而正如前面所论述的,这个系统既不服从于人的意志,也不以人为目的。它自发地运转着,社会分工驱动着无数个体的人对它更新,为它服务。

在这个观点下,个体的、排他的财产和财富是不存在的。甚至更加有意思的是,就连社会分工条件下的知识和经验也几乎没有个人属性,因为知识和经验的存储和应用也被限制在社会分工当中。

到此我可以安全地认为,21 世纪的我们可能拥有一切,却始终一无所有。

分类:

文学

标签:

文学

作者介绍

张春成
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