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文

V1

2022/04/24阅读:21主题:WeChat-Format

weekly vol.09

weekly vol.09

朋友圈的消亡

2022年4月19日,微信的朋友圈功能,上线满十周年。它的功能十年来几乎没什么变化,没有依据点赞的分发逻辑,也没有转发功能,这种罕见的平权,让普通人可以舒适地分享生活。当然,也有抱怨的声音,例如共同好友的点赞消息会有些干扰、发布后无法编辑或细分查看权限等等。但总得来看,这套产品设计用了十年也没挑出什么大毛病。

不过,朋友圈没变,微信却不再是那个微信。如今大多人的微信中,均铺设了一个过分广泛的关系网。除了亲密关系外,还有几乎失联的旧友、貌合神离的同事、点头之交的邻居等等。究竟有多少话,敢公告给以上所有人?甚至,考虑到共同好友,连一个评论都变得慎重。微信获得的成功,如今同样也是负担,例如视频号为何难超抖音?就是因为这个关系网让大家实名化了,再不敢随意互动,进而导致视频号的分发逻辑远不如抖音准确。

我感到朋友圈正在消亡,即使无视那些广告,就大家分享的生活而言,也都变得越来越客套。朋友圈,似乎变成了应酬圈。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频道,日常生活是其中最丰富最重要的,这份分享的需求一直都在,早晚会找到一个新的地方。相信微信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最近在做的「状态」,可以将当下看到的风景、听到的歌、参加的活动分享上去,虽然不同于“微博式”的形式让大家有些不习惯,但它的轻量化可以让人分享时少一些心理负担。

而我最近会频繁的在一个无人关注微博上分享生活,虽然没了社交压力,但无人问津着实有点孤单。因此,我更期待一些不同的产品,例如早年的豆瓣阿尔法城要去接触远处的人就真的要走很远,号称元宇宙社交的啫喱每个用户只能加几十个好友,做一个圈子小一些的产品,让它像一个青年旅社或一个同好微信群,不近不远的关系,对分享生活来说刚刚好。

leader应该做什么

leader的核心价值究竟是什么?项目管理、人员管理这样的概念太泛泛了。 之前曾说,管理者应该通过监督、鼓励、指导等方式,使团队产出高于自身水准的产物。 现在想将这个话题再具象一步:leader应该认清什么是最重要的工作,并亲自把它想清楚。

一般而言,工作往往分为管理和执行,由peer做执行,leader管理团队。这看似是种高效且合理的分工,然而根据我的观察,却发现这存在两个巨大的漏洞。 其一,leader似乎所有工作都可以插手,有时是心血来潮,在执行阶段积极参与某一部分的工作;有时是亡羊补牢,在发现问题后进行跟进;在最糟糕的时候,则是被各方牵扯,分身乏术。这种情况下想保持高效很难,管理的人觉得很疲惫,执行的人却觉得被干扰了。 其二,有些比较关键的事项,peer并没有做好,但可能在临近交付时才暴露出来,甚至是在出现问题后才暴露出来。此时项目管理做得再好,最后还是会凉。

有没有一种办法,大家都轻松一点,确定性反而更高呢? 其实还是老生常谈,leader的心里应该有个保持更新的“按优先级排序的TO-DO清单”,并将这份清单与团队及时沟通,建立共识。而且,假如某项执行工作非常重要,leader就需要亲力亲为的把它想清楚,既避免了瞎指挥,也能在有问题时及时察觉。至于那些没那么重要的事情,就尽可能信任自己的团队。 OKR的本质,与此很接近。

管理工作重要,但其实没那么繁重,在一个健康的团队里,leader应该将精力放在哪些地方?多一分则多,少一分则少。

零星的memo

1 豆瓣小组和即刻,都是构建一个个话题,供用户讨论,产品形态是很接近的。但是真正用过这两款产品就会发现,用户的行为非常不同,最显著的一点是豆瓣小组的成员大多是匿名的,而即刻几乎是实名的。 所以还是回到那个话题,产品设计只是一厢情愿,用户行为才是真实。

2 目前的产品很少有用户画像很清晰的,即使如豆瓣,也无法用文艺青年或追星少女一概而论。 或许,如果真需要为用户分群的话,不应按照真实的个体来描述,例如“30-40岁的家庭主妇”。而是去描述人的一个剪影,例如“一个劳累的人仍热爱生活的那一面”。这样分的原因在于,一个具体的人,他的需求是很多样的,而且隐秘,所以一款产品即使再细分也难以把握好这类人究竟需要什么,看似是在挖掘新需求,其实弄不好就失去了章法。相比之下,专精某项服务就简单多了,让喜欢这项服务人更喜欢,进而吸引有相同需求的人进来,哪怕他们是在真实世界中完全不相同的人。

3 Fintech是英文单词finance和technology的组合词语,专指金融行业因IT等新科技的发展而产生的颠覆性变化趋势。与之相伴的还有智能投顾、比特币、区块链、云基金等各种专业用语。

4 互联网产品最主要的商业化方式就是广告,或者说贩卖的是用户认知和行为的改变,对广告主而言,让世界往期待的方向偏移1%,就很值钱。这种方式,可以称之为“人类期货”。

5 苹果为什么不做电视? 原因一,苹果的核心价值在于“重新定义”,iPhone、ipad、airpod,所有成功的产品无不如此。而没做到这点的产品,例如HomePod,即使是果粉也不买账。所以在想出新的电视形态之前,产品很难成功。 原因二,电视技术很成熟,如果依照现状做电视产品的话,会降低苹果的整体利润率。 原因三,苹果并非完全放弃了电视市场,虽然没有电视主机,但苹果有流媒体和电视盒子。

6 或许是互联网,才导致消费主义的盛行。 早年,人以群分,视野有限,通过消费来表达品位,主要是富豪间的游戏。而互联网,让人群之间的隔阂,变成透明的了,每个人都能看到其他群体的拥有物。 网络的观察方式是狭隘的,他是谁,取决于我看到他拥有的是什么。一个人可以拥有博学、亲情和商品,但最容易分享和传播的,还是商品。 互联网让商品被看见,消费行为成了个人的展示窗,商品成了身份外衣。

7 张艺谋获奖无数,创作巅峰期几乎拍一部得奖一部,被奥斯卡提名3次,被誉为国师。但除了导演的身份之外,很多人并不知道他其实是摄影出身,在从业期间因为西北汉子的气质,当过几次演员,而且演得还不错。或许正是这些经历,让他能够当好一名导演。 这里说句题外话,很多在某方面做的不错的人,其实职业经历都很丰富。例如李诞在靠脱口秀出名之前,几乎把喜剧行业里的各个职能都摸爬滚打过一遍。 如果说张艺谋的特点,不得不提到他早期作品中的摄影风格,那在当时可谓大胆。粗略来看最具个人特色的有两点,其一,是动静结合,镜头要么被固定在一旁,像个老者静静得端详人物,要么被摇晃的仿佛天塌地陷。其二,是张艺谋喜欢用大面积的色块,尤其是普遍被认为最不好把握的红色。除这两点之外,雕塑般的人物背影,把人放在边边角角的不对称构图,也都充满了开创性。

8 日本的拖把是可以租的。 DUSKIN(得斯清)最早是一家洁具研发公司,发明了无水的除尘拖把。后来开发出洁具租赁服务,让人免除自己清洁拖把的麻烦,而且还总能用上新款的产品。而这种租赁式的消费,也激发了做家务的动力。 DUSKIN在2006年于上海也开了分公司,不过似乎有点水土不服。

9 如果想做出不散的荷包蛋,可以先盛一碗冷水,然后把鸡蛋打在冷水里。之后锅里的水烧开,关火让水面平静下来,把冷水里的鸡蛋轻轻倒入锅中,这样的荷包蛋会比较光滑完整。

分类:

设计

标签:

产品设计

作者介绍

功文
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