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仔

V2

2022/02/19阅读:49主题:橙心

致所有80、90后,我们已经逝去的童年

致所有80、90后,我们已经逝去的童年~~

昨晚打开多年未用的旧硬盘,发现十年前写的一篇散文,不禁感叹,原来曾经我,也是一枚妥妥的文艺青年哈!

重读这篇散文,感觉又回到那个青涩懵懂的岁月,今天稍作修改,就让我们这群80、90后,一起缅怀我们逝去的童年吧~~


听着窗外的蝉鸣,伴着电风扇呼呼地转动声,没想到这个夏天已经走了很久,我静静的坐在桌旁,身旁的收音机突然播放罗大佑的童年。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操场边的秋千上,只有蝴蝶停在上面,黑板上老师的粉笔,还在拼命叽叽喳喳写个不停,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游戏的童年···

听着听着,不知道哪片记忆又掉进岁月的流连。

记得那一天也很热,我和老弟就迫不及待地想去田里抓龙虾,还没等午饭吃完,我俩就急着光着膀子,打着赤脚,顶着火辣辣的太阳,径直往田间冲去,我跑在前头,弟弟跟在后头。

刚一下水,感觉田里的水格外地烫,当两只脚深深地扎进软软的泥里,又能感到微微的冰凉,就那样,我俩一步一个脚印,慢慢地向对面的田埂挪移着。还没到田埂,我就在不远处看见一只大红虾在洞口探出红红的小脑袋,那两根灰色的小须也肆意地摆动看,似乎完全没有感到危险的到来。近一点,再近一点,顿时它好像警觉到什么,“嗖”地一下钻进洞里,我伸出手,准备向洞口伸去,刚触到洞口的水,感觉那水有一种通透的冰凉,我也没想太多,就直接把手伸了进去,沿着硬硬的洞壁,将手慢慢地向里滑,当胳臂伸到一半的时候,就感觉触到了什么东西,很硬,对,是龙虾!不过这龙虾还真不好对付,刚准备去抓,这时摸到的却是它那两只大大的钳子,只感觉它一把夹住我的手指,这时我就立马停止攻击,静静地等着,不一会它那两只钳子又缩了回去,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我最终用手捏住它的两个钳子,连泥带虾将它从洞里给拖了出来,好大一只啊,我心里暗自窃喜,然后向身后的弟弟炫耀了一下自己的战绩。当然弟弟也不甘落后,不多一会也抓了好大几只,突然间,一阵惊吓声从身后猛地传来,我立刻转身,只见一条水蛇从洞口钻了出来,速度很快,吓得弟弟哇哇大叫,落荒而逃,而我却显得十足地谈定。

记忆中的童年,满是新奇,满是欢声笑语,我们一起奔跑,一起追逐!

还记得那个时候,每到夏天,村了里面经常停电,特别是晚上。这时,我们会先拉上几个要好的小伙伴,然后沿着村子里面大声地嚷嚷“细伢们,出来玩,莫在屋里打脾寒,脾寒打了莫怪我,我把你送到卫生所···”,不多一会,整个夜空中都满是欢乐的叫喊声,小伙伴们也都一个一个从家里面跑了出来。有的时候,我们会在村头的那片空地玩起猜谜游戏;有的时候,我们会跑到别人家刚挖好的地基里玩起捉迷藏;也有的时候,我们会沿着村子跑着,闹着,这家窜窜,那家逛逛,一点都不闲着。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突然间有人发现来电了,“哇!来电了!来电了!回家看电视啦——”,大家又蹦又跳,然后一哄而散!沿着回家的路上,小伙伴们还一边跑,一边叫“来电啦!来电啦了!”伴着一阵阵兴奋的叫喊声,整个夜空也慢慢亮了起来,只记得那时的我,有点欣喜,也有点失落,至于其它小伙伴们是怎么想的,我已经很难知晓了。

如今的他们,都已经长大成人,有的外出打工,有的在异地求学,还有的已为人父母,各自走着各自的路。每次回家碰到他们,只是偶尔寒暄,也只剩寒暄,那儿时的美好,就被这时间,被这一切的一切,给吹得烟消云散了。每当想起那段时光,我只能无奈地在远处驻足,而曾经的点滴,只能成为我永远的回忆!

我放下笔,闭上眼睛,静静地躺在床上……

梦里的那些人又回来了,长得像碳头的黑彪,爱流鼻涕的凯凯,喜欢穿白衬衫,头发软软的伟伟,还有那扎着小辫,穿着白色连衣裙的翠翠,他们对着我笑,一如当年,他们童音很好听,边跑边唱:

细伢们,出来玩,

莫在屋里打脾寒,

脾寒打了莫怪我,

我把你送到卫生所,

卫生所,关了门,

我把你送到天安门,

天安门,红灯,绿灯,

爹爹婆婆玩龙灯,

媳妇捡了个臭鸡蛋,

爹爹说煮了吃,

婆婆说烧了吃,

媳妇说好吃。


下面这些小物件,你认识几个呢?

往期回顾:

分类:

后端

标签:

后端

作者介绍

楼仔
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