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GoodGoodCode

V1

2022/04/15阅读:216主题:山吹

我只想知道上海究竟发生了什么

写在前面

自从出来打工,其实我是不太关注网络世界的。但是我的朋友圈学生身份的人比较多,所以社会上发生的一些事情还是会出现。你说关注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呢,自己的生活都一团糟,是的,完全没有错。但是,如果我所在的城市有一丁点可能陷入上海那样的困境,那么,我就理应花一丁点时间关注上海。

谣言疯传

4月14号,一些官媒(特指《经济日报》),在拿一些谣言[1]出来当典型。只可惜,这几天官媒的选择性失明与前几天的选择性报道[2]让公众认识到官媒不过是代表发言人而已。为什么这些谣言有传播性?因为你们不敢报道,你们没有魄力将真相展现给公众。是你们自己把报道的权利让给了这些吃流量的人,这能怨谁?你想堵住别人的嘴时,你的威严就没有了。

这段时间我看到了很多东西,我不敢写。我怀疑这些东西的真实性,不过我更倾向于选择相信。志愿者维护居民权利的视频、上海居民打电话到居委会的录音、阴性夫妇据理力争的录音、居民跪求不让房屋征收给阳性病例居住的视频[3],这些,我都知道。

可我更想知道的是,你们这些养尊处优的官方记者有没有权限和专业能力直达一线,报道事实真相?还有,你们是怎么让那些没有脑子的记者(特别是那个佘颖)躲在那个智障的《经济日报》后面写着毫无经济学常识的文章,你们有什么资格写上“中央党报,经济大报,主流,权威,公信力”这几个字?

是有什么脸面写出这样的话[4]:“‘动态清零’从来就不意味着放弃经济发展,而是以科学精准的防控措施,以最小代价换取经济社会长远健康发展。”死人了,知道吗?作为信息咽喉的你们是看不见舆情吗,我不相信。发这种文章,你们半夜睡得着吗...

连真相都不敢报道,做你妈媒体呢,如果没有庙堂背景你们算个毛线啊。

压价无用

4月13号,又提国难财这个问题,又提重新认识了白菜价是啥意思。一个著名的经济学家说过:

买不到东西的原因不在于价格太高,而在于东西本身就不够。

“价格”二字代表的是一种筛选机制,只要东西不够,价格是控制不住的,把明面的价格压住了。总会有其他新的筛选方式出现。比如,谁与送货的人关系更加熟悉;比如,等待行政安排配送;又比如,抽签。满足以上这些畸形标准的难度,和支付高价格的难度相比,并没有什么不同。

大众都认识到高价只让富人受益,却没有注意到,其他筛选方式,未必就能够带来公平。在当前情况下,要认识到,是什么因素造成了东西不够,抬高了价格(明显就是不合理的死锁政策造成的人为稀缺)。并不是价格高导致东西不够用,而是东西不够用,所以价格变高了。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供需原理每个人在中学的时候学马克思的时候都学过,但一到现实,没有人相信这个道理。

把骂声转移到供应商身上,没有什么用。限制价格的上涨,只会减少供应商在重重障碍之下去争取物资的动力。只会让物资数量减低,对于缓解物资紧张的处境,并没有一点实际的作用。上海的市场监管局是真厉害,市场都缺货了,还在那里使劲地监督价格[5],还在那里使劲地规范市场[6],从严从重处理,好不威风。可你们知道市场需要什么吗,需要交换,处处lockdown,交换都没有了,市场还在吗?市场不在,你们这个局也没有存在意义了,尽早撤了吧。

我知道,历史学家可以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情,不管怎样,以后这都是一段峥嵘岁月,人们会看见你们公众号发的那篇《“我在上海,我感染了,但我还是想说一声感谢。”》,而其他的记录,要么红色感叹号,要么就将别人的公众号封掉。有什么意思,互联网的发展让信息更加闭塞,真相是好是坏不重要,重要的是,如实反映情况。

没有必要用这样的方式,消耗人们对homeland的真诚与热爱。

写在后面

我本怀着平静的心情在写文章,可一提到官媒,我实在是气打800处来。我只想知道事实是什么,无论好坏,既然公众号文章发不了,我以后不会再耗半点精力在这上面,就这样吧。

参考资料

[1]

谣言: 经济日报发的文章《上海辟谣》

[2]

选择性报道: 经济日报发的文章《我在上海感染了但我还想说声感谢》另,央视新闻客户端选择性引用WHO报告

[3]

视频: 微博搜用户名称“小咩的日记本”

[4]

这样的话: 经济日报发的文章《动态清0意味着什么》

[5]

监督价格: 经济参考报发的文章《上海从严从重处理》

[6]

规范市场: 经济日报发的文章《上海市市场监管局发布警示》

分类:

阅读

标签:

故事

作者介绍

G
GoodGoodCode
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