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的小白

V1

2023/01/02阅读:27主题:极客黑

老周那点事

“复婚”风波

落日余晖下,一班养老院的哥们姐们把周大爷和王阿姨紧紧包围着,两人就像一朵大牡丹花里的花蕊,里面都是蜜。周大爷往王爱琳手掌心轻轻抓了一把,爱琳本能地就想掐过去,但抬头看到周大爷的神情,就像做了恶作剧怕被责骂的小孩,不,老小孩,王爱琳就轻轻拍了拍周大爷手臂,仿佛在说,大伙儿在呢,看我回去不收拾你。

大家伙在养老院附近的翠芳斋订了个包间,老板和周大爷很熟,听说是专门给两夫妇办的酒席还特地拿出了珍藏多年的茅台酒,菜还没上,就要和周大爷喝两杯。周大爷本来就是爱酒之人,只是平时爱琳管得严才有点收敛。

老板给老周倒了酒,眼睛却看了一下王爱琳,恭恭敬敬地在对方的对视中鞠了个躬,道:“老周啊,感谢嫂子,不计前嫌,你的老年生活才算回到正轨啊。” 说完自己先干了。

“哈,好好,我今天看在夫人面子上,就不喝太多了,小泯一口当干了。”老周刚拿起酒杯,手臂就被王爱琳拦下来,周大爷以为王爱琳又要让自己难堪,差点想发怒,众人也有点面面相觑,谁料王爱琳不声不响地往周大爷杯里继续倒了些酒,然后自己拿起来喝了一口才把杯子给回老周,“你想喝就喝,我可管不着,你是我的谁啊?“

老周一下子乐了,知道这娘们又开始抬杠了,大家伙也瞬间笑了起来,人群里几个单身老大爷大妈也推推搡搡起来,不知哪位大妈故意提高了声调在重复王爱琳的话,“你是我的谁啊?“说完又笑起来。周大爷哄起了爱琳,”咱们本来就是一对啊,好比那天上的比翼鸟,地上的连理枝啊。“

“去去去,咱们可是领了离婚证的啊。“王爱琳也故意抬高了音调,仿佛不仅是说给周大爷听,也是说给在座的单身老大爷们听。周大爷一听果然急红了脸,这就是王爱琳想要的效果,她嘴角上扬了一下,心里乐开了花,这种建立在老周痛苦上的快感真是好久没出现过了。

“我对你的真心还需要用那小本本来证明吗?如果你非要介意那个小本本,咱明天就去把绿本本换为红本本。“话音未落,周围的人也起哄了,”对对对,复婚!复婚!“那气势仿佛喊的是”反清复明“,周大爷也顺势斩钉截铁起来:“对,复婚,我周明明天就娶你王爱琳!”说完又觉得哪里不对,补充一句:“重新娶一次!”一哥们大说一声好,就鼓起掌来,众人也跟着鼓起掌来。

王爱琳眼看这势头对自己有利,就想着趁热打铁,提议和周大爷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

周大爷傻眼了:“真心话大冒险是个啥?”

众人里面最年轻的单身汉先发话了:“害,就是王姐要看你的诚意,是不是出自真心想再娶人家。”众人也认同点点头说“就是,就是。“周大爷喜笑颜开:”好吧,这有啥难的,我对你王爱琳的一颗真心,几十年没变过!“

王爱琳笑了笑,马上又收敛起笑容,故作严肃地说:“那就玩真心话大冒险来证明一下吧。”

两人猜拳,第一局周大爷输了,必须回答王爱琳的问题。

王说:“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周说:“真心话吧。“

王爱琳嘴巴紧闭,好像在竭力忍住不笑,但嘴角上扬的法令纹还是不听话地出卖了她。

“好,咱们第一次约会时,我衣服不小心弄脏了,你怎么突然就走了?好久才回来“

周大爷在努力回想,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这王爱琳居然记仇到现在。

“呃呃。。那时候我记得你穿了一条白裙子,但上面脏了,我就想能不能给你买条新的,但又不知你喜欢什么样的裙子,就没问你意见,出去看看买条我喜欢的吧。”

“那也不见你带裙子回来啊?”

“不是没找到我喜欢的嘛,不是太暴露就是太贵了,那干脆就给你买块肥皂把裙子洗了吧。”

王爱琳想起来那天,周明确实是没带裙子回来,却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块肥皂和她一起洗起裙子来,也就从那时起,她觉得他人不错,有了托付终生的想法。

下一局,还是周大爷输了,他这回有点不乐意了,但还是忍住怒气,选了真心话。

王爱琳喝了一口酒,清清嗓子继续说:“好了,认真听题。” 周围的吃瓜群众也停下了筷子,竖起耳朵来愿闻其详。

“有一年我生日,我打你电话不听,你也一晚没回家,第二天拿着行李头也不回就走了,那一晚到底去干了啥?”吃瓜群众也惊讶地放下了筷子,有几个大妈也在交头接耳,说起周大爷的不是,冷暴力是女人们最不能忍的,比明面上的家暴更可恶。

“我那天不是想和你说嘛?你有给我开口的机会嘛?一回来就朝我扔枕头,还让我滚。”周大爷仿佛回到那个夜晚,觉得眼前的女人可怕又陌生。

王爱琳知道自己理亏,马上强行回到主题:“哎哎哎,这是真心话大冒险,我说啥你回答啥,多余的话说了没用啊。”

这回轮到周大爷大喝一杯,娓娓道来:“你还记得我妈因为风湿腿脚不好使吗?那天准备回家给你过生日时,接到老二电话说妈的老毛病又犯了,不小心摔了进了医院。回来想跟你解释但你根本不听也没给机会我解释,我只好收拾衣服到医院去陪床,还能耳根清净点。”

王爱琳脸色不知是羞愧还是关爱,给自己倒了两杯酒,举头就干了,周明想起阻拦时已经来不及了。众人也一脸懵逼,还是那个最年轻的老大爷打破了寂寞,说“女中豪杰啊”,还举起了大拇指。周明不知作何反应,有点尴尬。 王爱琳这才发话:“这两杯酒,一杯敬咱妈,一杯敬你,给你们二位赔罪了,是我不懂事了。”

最后的“不懂事”三个字虽然声音小,但周明还是听到了,心里隐隐有些感动,这王爱琳平时就是一母老虎,从来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今天真是刮目相看。

周明觉得时候到了,拿出养老院准备好的礼物-同心锁,好一个沉甸甸的礼物,差点从裤兜里掉出来。

“娘子改过便是好事,以后咱们再也不争吵了好吗?就像这把同心锁,一辈子相亲相爱不分离。” 周明把这沉甸甸的礼物塞到王爱琳手里。

王爱琳瞬间乐出了泪花,说:“好,正好可以锁着你的私房钱,看你怎么用。”

周明一听傻了:“我哪里有私房钱?”

“哪里没有,那天我在养老院你的房间里找到了。”

“那是我的积蓄好嘛,再说了我都和你离婚了,那是我的私人财产和你无关。”

眼看着两人又要吵起来,大伙儿又开始劝架了,女的劝王爱琳别太计较,男的劝周明男人要大量。

最后只有老板一个人喝起来,边吃瓜子边吆喝道:下次离婚宴再来这里摆哈。

“复婚”是个技术活

话说周明和王爱琳自从在翠芳斋不欢而散后,两人都像钻进了死胡同,既想让对方先道歉,又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意。这天,养老院一月一度的普法日又来了,闹心律师事务所的小王又来到养老院普法。养老院唐院长每次都眉笑颜开,一把拉住小王的手,亲切的递上养老院的孤寡老人名单,小王心里明镜似的,知道院长想借给院里孤寡老人要赡养费的问题,给他们律所拉生意。一次两次还好,真的帮院里的老人拿到应得的赡养费,难得是院长还想凭着对律所的贡献,让小王的老板老于掏腰包,掏腰包的名目不是养老院装修,就是老人们的活动室扩建,回头捐完款还派人给老于送上一面锦旗。老于是既为难又犯愁,小王每次去养老院普法,老于都语重心长地叮嘱,“别再让老唐那老狐狸耍了啊”。小王总是临危受命一般的点点头。

这不,院长又来送业务了。小王心里嘀咕着,明面上接过老唐给的孤寡老人名单,也对老唐的客套话陪着笑脸,暗地里就按老于吩咐的,战略上惟命是从,战术上有的放矢。小王看过名单,就对老唐说道:“院长真是对院里的老人关怀周到,这和咱们普法的宗旨是一致的,为民众发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既不让孤老之人老无所依,也不让国之栋梁逃避义务,法律普及之地皆是光明坦途。”老唐听的有点云里雾里,大概晓得法律就是“雨露均沾”的意思吧,他不关心国之栋梁,只关心院里老人的老无所依。他赶忙堵住小王的滔滔不绝,表示自己还有会议要开,就匆匆离开,走前还不忘叮嘱小王普法完把名单还给他。

小王送别了老唐,就一路哼着歌向养老院的草坪走去,普法日的摊位就摆在草坪的中心,摊位上还支着一条横幅,横幅上写着“闹心律所事务所,让您的生活从此不闹心!”,摊位上坐着几位律师,也是小王的同事,此刻他们都在摊位上忙着给出来活动的老人们分发宣传单。 小王四处看看,正好看到独自一人想心事的周明。小王之前来普法见过周明,两人打过几次照面,也算是认识,小王记得印象中的周明都非常活跃,每次来普法总能带动现场的气氛,甚至有老人反对普法,煽动闹事赶小王他们离开,周明也会出来主持公道,周明的话总是深明大义,他会慷慨地说道:小王是代表咱们国家,咱们党,咱们的习大大,过来给咱们排忧解难的,老人们一听到党和习大大,瞬间都不做声了,普法活动又能正常进行。

周明这会儿在树下想心事,一个人来回踱步,连小王什么时候走到自己背后也没察觉。小王轻轻叫了几声周大爷,待叫到第五声时,小王正打算离开时,周明仿佛才从梦中醒来,回头张望:“那谁,是你叫我吗?“小王这才停住脚步,他走到周明面前,说:周大爷,您还好吗?

老周一看是小王,也算是熟人,平日虽然交流不多,但因为普法的关系,老周把小王看作是光的使者,是给人排忧解难的良师益友。他刚想开口,又垂下头,轻轻叹息一声,小王见状也是耐心开解道:“周大爷,咱们也算是朋友,您有心事的话不妨说出来,也许我能帮您想想办法,解决了您能舒坦,解决不了能倾诉出来也就释然了。“

老周想想这小王,人长得年轻,说话倒是老练,人情世故都在话里。

老周拍拍口袋,抬头问小王:“有烟吗”

小王也摸摸自己的口袋,翻翻公文包,终于在内层摸到一包烟,忙掏出给老周点上。

老周摆摆手,示意小王不用点烟,自己靠近烟闻了闻,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说:早戒了,只是闻闻解解瘾。小王瞬间对老周膜拜起来,想不到这周大爷还挺自律,小王知道老周心情舒畅了,就等他自己把话匣子打开。

果然,老周在闻过烟后的心旷神怡中,把挤压在心中的惆怅娓娓道来:

“王爱琳,你知道吧,我的前妻,三天两头过来查岗,你说她惦记个啥?“

“那还用说,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王阿姨在乎的是周大爷您啊“小王虽说一月只来一次,但对周明和王爱琳的爱恨情仇还是有所耳闻。

“你觉得她在乎我?还是在乎我的私房钱?“周明说完目视前方,又像在自言自语,小王想起上月过来普法,老人们还饶有兴致地说起周大爷在翠芳斋的闹剧,小王当时听的版本也不知是否属实,当时没当一回事,现在听来还真有其事,不免又同情起周明来。

小王一时间也没想好这么回答老周的发问,要是回答了也怕出了出错,毕竟私房钱这事自己当时也不在现场,自觉没有资格讨论这事。正在小王苦思冥想如何回答得既关心了周大爷,也不显得自己多管闲事,事后落个“咸吃萝卜淡操心”的八卦小人的名声。 周明突然又说道:“你说女人哇,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女人心海底针,好好说话偏不搭理,非对着杠,你说对着杠就对着杠呗,你又立场不坚定,不能杠到底势不两立,从此成为仇人,她也不是,还要拐着弯来打听我的私房钱,这女人是想钱想疯了吧。”

小王听了半天,感觉这弯弯绕绕,说的还是私房钱的事,最后一句的结论却又说到另一件事。这另一件事更是完全超出小王的理解范畴了。

小王只能说句不相关的话:“周大爷,听您这么久,王阿姨在您心中位置非同一般啊。” 老周没想到小王没被自己的话绕进去,反而还被“将”了一局,被问到核心问题上来了。老周这回是又惊讶又气恼,感觉自己心事被别人窥探了一般,还直击内心深处。

老周背过身去,又开始来回踱步,一方面不想让小王看到自己的窘迫,另一方面也不想承认自己内心真的在乎王爱琳。小王见老周这番举动,知道自己问到老周的痛处了,这事情就好办了,这事情就可以直接别过“王阿姨是否在乎周大爷的私房钱”或“王阿姨是否想钱想疯了”这些无法求证的事情上去了。

小王这时反而更语重心长了,像是和老周角色对换,更像一个长辈对晚辈的谆谆教诲:

“老周,虽然我阅历尚浅,但在律所像您和王阿姨这种难舍难分的冤家路窄也看过不少,都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对于您和王阿姨这种羁绊这么久的,更是应该息事宁人,冰释前嫌啊”

老周听后没回答,依然来回踱步,但歪着头略有所思。

小王看老周听进去了,又继续说道:“您看呐,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小王把平时调解当事人的话也搬出来了,说浅了怕老周不以为意,说深了又怕说了白说。

这话不偏不倚,正正击中老周的内心,老周说不上深情,但也是个专一的人。

他清清嗓子,说道:“话是这么个话,我周明也非忘恩负义之人,她王爱琳的好我都记在心里,也有心继续和她坐一条船,睡一张床,可她和我不是一条心呀”老周又来回踱步,感觉事情不说还好,说开了反而解不开了。

小王却不这么看,他恰好觉得这是老周想通了,开始愿意面对问题了,在调解民事纠纷的实操过程中,引导群众面对现实,把众多复杂的事情分析到一个事情,把次要矛盾到回归到主要矛盾,这事情就好解了,面对问题往往是解决问题的利好先兆。

小王见开导到差不多了,打算直奔主题:“大丈夫不与小女子一般见识,在这件事情上,老周您要有大格局啊,为了后半生着想,您应该赶紧和王阿姨复婚啊。”

一听复婚这两个字,周大爷似是被点中任督二脉,既通了血脉但也伤了筋骨,历经上次翠芳斋的闹剧,这复婚可是想也不敢想啊。

“王爱琳这人不是一般的小女子,我这一把年纪可折腾不起啊。”怕小王没听明白,又把话说白了: “要是复婚后,她又闹咋办,这婚又得离,这婚姻可不是儿戏啊。“

小王以为老周想的是个啥,原来是怕被王爱琳折腾,这回可得和老周好好普法了:

“老周啊,现在的民法典恰好解决您的顾虑,不怕你们怎么闹,咱也有30天的周旋余地,过了这个期间王阿姨铁了心要离婚,您也不好挽回了,王阿姨要想再回头也来不及了,法律给了你们一个缓冲,也给了你们一个心事落地的方案啊。“

老周听得有点云里雾里,小王马上又在公文包拿出自己律所的宣传小册子,翻到“民法典详解“那一页,指出里面的章节给老周念到:

“《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七条:【离婚冷静期】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前款规定期限届满后三十日内,双方应当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发给离婚证;未申请的,视为撤回离婚登记申请。“

小王念完,老周又认认真真地读了两遍,忽然拍拍大腿,说“‘这事能成。法律真是好东西”

小王笑笑说:“以后有啥闹心事,还记得来闹心事务所,让您的生活从此不闹心啊。”

分类:

文学

标签:

写作

作者介绍

专注的小白
V1